佣all 考研复习期不更

那时候查尔夫还不是个酒鬼。

那透明的液体混着某种熟悉的气味,他曾在充满客套的餐桌上,某天深夜回来的父亲喷出的吐息里闻到过。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那是他父亲身上的味道。

它涌入口腔,烧下咽喉,查尔夫感到一阵无所适从,他不明白,他难以理解。那是酒成为他的情人很久之前的事了。

那是他第一次喝酒,他还不会品酒,只是见过听说过,世界上有品酒这么回事。

他爬上靠近那个摆酒的架子旁边的窗台,半个身子探进初秋金色的阳光里,窗外的枝头上响起鸟啼,那声音拨动着那根敏感的神经,也撩起某种悸动。

他害怕被谁发现,这日光下的期待和罪恶感。像青少年偷偷翻看超龄杂志。

查尔夫也想尝尝烟酒糖茶中没尝过的滋味。

于是他偷偷摸摸的,按耐下这份悸动,等着没人的时候,手紧握着钢笔压在书本上,听着脚步声远去,等着啪嗒一声门被带上,这时他才敢抬头,他已经等着等到了墨水洇开了一小块。

评论
热度(2)

© 斜体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