佣all 考研复习期不更

【佣杰】“去约会吧!”(七夕贺文)

-佣杰only,游戏设定,小甜饼


-我告解,我忏悔,我光顾着看叽叽转播欢乐谷线下赛解说差点忘了今天是七夕_(:з)∠)_


-全年龄向


-OK?


-


-


-


“啊?怎么突然说起这个了。”


像这样不解地皱起一边眉毛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像是奇怪的习惯一样刻进了骨头里。面前的人满怀期望的双眼让他有点过意不去,杰克觉得自己还是不大会应付这样做出一副闪闪发光表情的佣兵。


“所——以——说——”佣兵踮着脚身体前倾,杰克感觉他几乎就要贴到自己身上了,像是抱怨他的不解一样拖长了声音,“就是约会啊,约会!”


像是早有预感一样,佣兵在他做出躲闪动作之前抢先一步把他环抱住,腻腻歪歪地蹭了蹭。


“答应我嘛,我们好久都没有约会了,正好今天是‘七夕’……”


佣兵的声音从衣料缝隙中断断续续地溢出,听起来委屈极了。杰克低头看着那个罩着深绿色兜帽的脑袋埋在自己胸口,有种错觉似乎看到了自己的恋人突然化身树袋熊之类的动物。


他回想了一下,今天早晨的公告似乎确实提到了这么个节日,但似乎于他还是自己的家乡传统都没有这种说法。


杰克猜想奈布大概就是想找个机会和自己多待一会儿,他本身或许根本不在意是什么节日。稍微有点苦恼,他不想随随便便翘班,但又不忍心拒绝奈布,更何况对方可没那么容易放弃。


况且,就像佣兵所说的那样,自己是有一段时间怠慢了他。


“你先放手……”


“我不,除非你答应我。”和他所想的一样,佣兵开始软磨硬泡,杰克比谁都清楚这个廓尔喀的小伙子有多执着。


“听我说,奈布。”杰克叫出了佣兵的名字,他在脑中斟酌了一下计划,“我会答应你,但我们今天都有任务,不是吗?”


奈布眨眨眼睛,有些拿不定该不该松手,但他大概明白杰克指的是什么。


“你是说,三场对战,两场胜利?”


杰克点了点头。


说实话他很想翻个白眼,奈布在心里默默吐槽,自己的恋人总有一份莫名其妙的倔强的事业心。会每轮结算完后不论输赢第一时间查看战绩的监管者……把求生者也算上吧,估计全庄园只有他一个人。


太过斤斤计较大概也是英国绅士活得精致的一种表现,杰克能天天盯着赛后结算分看,也能花一下午的时间制作工序复杂的小甜点在赛后亲手塞到他怀里。


奈布思考了一下,决定让步,毕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而且……


“好吧,不过别忘了拿奖励。”奈布松开了紧紧抱着杰克的双臂,“除了最后那个,你得等着我一起做。”


廓尔喀男孩对他调皮地挤挤眼睛。


-


杰克坐在大厅里专属于监管者的那把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今天的等待时间长得不对劲,要知道作为监管者他以前差不多都能秒配,但现在他已经等了有十分钟了。


难道求生者都罢工了?他忍不住产生了这个平时绝不可能产生的想法。


匹配成功的声音终于响起,身后的长桌上刷新出了人影。杰克回头看了看,园丁医生律师慈善家,还算是好打的阵容。最麻烦的空军不在,增益修机速度的机械师也不在,队伍里还有两个上等人。


等等,这个阵容和皮肤……人机吗?


杰克挑了挑眉,所以说庄园里的求生者到底都干什么去了,想不通。


不过遇到人机还是很不错的,还可以顺便刷刷推演,杰克歪头想了想自己还没刷够三星的推演,难过地发现只剩下修复被破坏的狂欢之椅这个推演还没有满星。


下次再找园丁小姐提前商量下吧。


这样想着,一个雾刃把复制了园丁数据的替身人格刮倒,杰克开始寻找下一个目标。


-


失血带来的眩晕感让他爬不起来,作为一名佣兵还中了小丑的毒龙钻,他只能无奈地接受自己要在地上趴一年的事实。在倒地视角他能看到自己的三个队友已经跑到红教堂的正门集合,地窖在地图另一边,机械师还在队友的守护下操控着傀儡打算来摸他。


佣兵趴在地上想了想,最后还是给队友发了“快走!我走地窖!”的消息,然后把投降界面提前调出来。四出的可能性太小,还不如抓紧时间开下一盘。


作为平日里第二皮的求生者,啊第一皮当然是姓氏里带皮的那个男人,奈布往往要跟监管者不耗到最后一秒不罢休。


投降?不存在的,佣兵决不投降!不能从大门跪出去他也要爬进地窖。


啊是杰克!还带了公主抱?!真香。


但今天他真的不想浪费时间,仿佛每一秒等待都是煎熬,他只想快点完成任务。对现在的他来说,没什么比与杰克的约会更令人期待的事了。


游戏结束的声音响起,佣兵被庄园的力量拉了回去,“迷失”的后劲一时间还没缓过来,他踉跄了几步,感受力量和状态重新回到自己身上,争分夺秒开了下一盘。


-


一赢一平,杰克有些头疼地揉了揉太阳穴。


刚才遇到了空慈魔机,在他追击魔术师的时候,电机掉的速度跟飞一样。


妈的速修。


杰克忍不住在心里默默爆了粗口,很不幸他上一把遇到了让所有监管者都头痛不已的阵容。平局有时候比直接输掉还要让人难受,想尽办法跟那些像打不死的小强一般的求生者周旋让他的焦虑程度越来越深。


下一盘要尽量取胜,不然还要再来一盘。心中不知道在焦躁些什么,杰克觉得自己的心态有点不对劲,叹了口气重新调整。


说不期待是在说谎,他明白是自己对奈布的心意在作祟。他不想打乱和那个人约定好的计划,一点也不想,即使明白那个人总能包容他的一切。


-


“我说你,有点狼狈啊。”


“好意思说我吗,帽子歪了哦杰克。”佣兵连兜帽都没戴,本来梳得整整齐齐的背头此时也松散了,几根凌乱的碎发搭在额头。


杰克笑了笑,抬手扶了下帽檐,顺手从西服内袋里抽出一张纸片。


双人寄语。


“让你久等了。”


湖景村曾经的热闹与繁华早已不在,只留下浪涛拍击沙滩的声音和人迹落没过后的美丽海景。但托七夕节的福,在今天这里聚集了许多人,恍惚间仿若时光倒流,昔日繁荣的旧景重现故地。


他们挑了一个远离人群的地方,站在大船甲板上望着在夜幕下与天空渐渐接融的海平线,月亮从他们背后升起,银光一寸寸爬上锋利的钢爪和军刀华丽的柄纹。


奈布抬手引着杰克低下头来向他要了一个吻。


“我很想你……”在恋恋不舍地离开杰克的嘴唇后,奈布搂着他的脖子在他的耳边轻声呢喃。


温热的呼吸刮得杰克脸上痒痒的,他蹲下身来伸出手回抱住奈布。明明早晨才见过短暂的一面,但这远远不能满足,远远不够。


这份思念,这份眷恋。难以填补,难以放下。


在这时间形同静止的庄园里,要拥抱你多久,要亲吻你多少次,才能产生就会这样永远留在你身边的错觉。


-


“你写了什么寄语?”


“和你一样。”


-END-


-

我压的VE队亚了,可惜了(:3_ヽ)_不过看了一晚上各路丑皇蝶后章鱼哥屠皇痛苦地用着爪爪杰打决赛还是很爽的ヾ(๑╹◡╹)ノ"

-

对了差点忘了,各位七夕快乐~

(单身字体在线吃狗粮TUT)

评论(10)
热度(93)

© 斜体字 | Powered by LOFTER